长白岛位于舟山本岛西部,东邻岱山县秀山岛,南临小沙毛峙,西频岑港马目,北遥岱山两头洞。面积12.95平方公里,人口6000余人。


长白取名于民间传说。明太祖洪武年间,大元帅信国公汤和去岱山岛平乱,驾船途经长白港,远望有一座岛,形状狭长,山上无草,秃露白石,曰:“此岛又长又白”,故后传之为长白岛。

长白岛由于“壮丁”和海员等历史原因,被动或主动走出过不少岛民,便有了“东海侨乡”的美誉。

 长白岛是一个悬水岛,但是,悬隔的物理状态自古就隔不断人们的温情和欲望,不知从何年何月起,“长白碾子秀山塘”这句舟山老话头(长白的碾子多、秀山的海塘多)逐渐演变成了“长白女子秀山郎”的民谣,这个民谣是海岛人民的情感表达。


2019年6月16日,阳光户外群近60人参加了“爱走长白岛“的徒步活动。

群员们从古驿道向风车场挺进。


在长白东山山脊上,一字排列着八台“巨无霸”,他们是竖立在长白岛上的“捕风者”。

今天最高气温29度,又逢南风天闷热异常,群员们个个大汗淋漓,但大家互帮互助沒有一人掉队。

半途小憩,举目远眺。那星罗棋布的小岛,那绿色的田园直奔眼前,特别是那白色的风车衬托着淡蓝的天空、远处的青山和绿水,在海风的吹拂下悠悠转动,充满着诗情画意。

俯瞰长白对虾养殖场。

群员们以风车为背景拍了一张大合照

长白风车线很美,如果有关部门稍加整理,在沿途路旁播种些花草等,肯定能和宁波总台山及福泉山等最美风车线相媲美。

长白岛素有“生态岛”的美誉,自从高标准海水养殖计划兴起后,打造了“种子岛”的形象,新加坡太平洋中国集团投资后,长白岛又将打造“工业岛”之形象。如果把风车线、花海、古民宅、遗迹、传说以及自然景观等整合起来,又可打造"旅游岛”的新形象。

约11点左右,群员们走完了风车线全程,到达大湾王家,又去参观了长白有名的王家大院。

大湾王家背靠狮子岩岗,坐西北朝东南,狮子岩岗山脉余脉延伸的青龙、白虎首山阜将古宅半围合,前方为长白港水系,对岸有案山和朝山,冬季西北风被山脉阻挡,到夏季,长白港东南风为聚落带来了水气和凉风,是宜居之地。

王崇清故居,长白大湾村32—50号。王崇清(1874—1943),舟山著名华侨。故居始建于清代晚期,坐西北朝东南,占地面积1447平方米,主体建筑为四合院,东西各带一个小跨院。东跨院为王故居,其后人修缮为王崇清纪念堂。

每次阳光活动都有温情的故事发生,这次感动了我的是长白岛两位纯朴善良的老人。

事情还得从昨天说起,群员"自由自在"出生在长白岛,她得知阳光群周日组织徒步长白风车线要经过她老家时,盛情相邀我们到她老家吃午饭,并让她老母亲在家先准备好。本次活动有近60人参加,怎好意思麻烦年迈的老人,我谢绝了。

当我们行至大湾王家时,早已等候在大门口的老人连忙热情地招呼大家到她家去休息,并打好井水,拿出水桶及毛巾让我们洗脸消暑。

还有一位老人家,见我们在参观古宅就连忙拿出自家自产的黄瓜分给大家吃。当我们参观后古宅准备离开时,听到了老人的呼喊声,原來黄瓜不够分,她悄悄地开着三轮电瓶车又到自留地里摘黄瓜去了。

看到老人驾着电瓶车,挥着手,让我们等等时,我的眼晴湿润了,多么纯朴、多么善良、多么热情的老人家,这场景让我永久难忘。好人一生平安,祝福老人家们健康长寿。

下午饭后,我们又去欣赏了绵绵数公里的花海,花美阳光人更美。

另支小分队包车去参观了对虾养殖场、刺棚庙,小庙山嘴的长白碾子。

刺棚庙位于长白东北端洪脚洞山嘴处,传说很早以前,一艘载着戏文班子的船在长白洋面上遇了难,整船的人被潮头带到卵石滩上,老老少少,男男女女,无一生还。长白人看着怜惜,就在靠近卵石滩的山坡之上掩埋了他们,又怕野猪山鸡打扰他们,就在坟堆四周种了刺树,刺树里围又种了一圈野百合,这样,外面看过去森然刺人,里面看出来却花样温柔。刺树当中,有一棵卓然独立,木秀于林,没几年就有了圆伞型的冠盖,刺树叶密,除非暴雨,一般的雨水落不进来,更出奇的,有一段树根破土而出,扁平如凳,越来越长,总之,这棵刺树把自己长成一处天然凉亭了。放羊的小孩,扳罾的男人,砍柴的老头,这些人渐渐把这里当成一个避雨的所在。据说每逢阴雨天刺棚中会发出许多奇妙的声响,有大鼓声、丝弦声以及婉转动人越剧声。既是神灵,必得供奉,于是大家热心募捐,有钱的出钱,无钱的出力,一座小庙就建成,大家都叫“刺棚庙“。

 长白的这个大碾子位于后岸社区小满村西南角一间石屋内,据传建于清代。碾盘是用多块大石拼接,形似八卦,又似龟背,直径达3.2米;碾子直径为0.7米。由于石屋长期闲置,且石屋距离大海仅20米,受海风腐蚀影响较为严重,因此碾盘的拦边腐蚀现象比较严重。

下午2点40分,我们坐上轮渡,结束"爱走长白岛“活动。长白岛景色优美,乡民热情好客、淳朴善良。我们领会了"长白女子秀山郎"的真正含义,长白女子不但人美心灵更美,我们不虚此行。